赘婿 第一一三〇章 凛冽的冬日(四)

小说:赘婿 作者:愤怒的香蕉 更新时间:2022-05-03 20:01:03 源网站:棉花糖
  “……说隐居结束,回到凉山以后的那段时间,要给几个孩子树立一下正确的人生导向,鼓励他们热爱生活、强身健体,就给他们讲点武林上的故事嘛……那在这件事情上, 我又比较低调,不能说是自己,所以一般是编造几个厉害的名字……”

  温和的光路蔓延,几道身影行走在城墙上,于和煦的夜风中,听着某些事情的来龙去脉。

  “嗯,出来混的,名字当然要霸气一点,有什么东方不败, 听起来就很厉害……东方不败的弟弟西方失败,是个配角,他不重要……还有独孤唯我,唯我独尊的意思,啊这個名字也不错,我很喜欢……然后天下三大高手,就有一个……叫龙傲天……”

  穿着帅气大衣的宁毅一面走,一面伸手,点了点妻子手上的新闻纸。苏檀儿见他长篇大论,满嘴成语,便知道事情不太对,此时面上表情已变幻了数次,又张开那写着悬赏的新闻纸看了看。

  “所以……在相公你说的那些厉害的武侠故事里……这个龙傲天……天下第三高手龙傲天的外号叫做……五尺Y魔?你怎么跟孩子说这个……”

  “是天下第一高手。”宁毅揉了揉额头,“惨的是天下第一高手不可能叫五尺Y魔啊,我怎么可能跟一帮孩子说,天下第一高手叫Y魔。第一,天下第一高手不能叫Y魔, 第二,我不可能跟孩子说Y魔——檀儿你这思维怎么回事……”

  他扭头去看一旁的妻子,却见对方也是好笑又好恼地看着他,随后手上便挨了对方一拳。

  “唉……”宁毅叹了口气。

  一旁的檀儿也揉了揉额头,苦笑:“所以这是他自己挣回来的名声,老二这……嗯,这个事情得按下去,不能让小婵知道,让小婵知道了我不放过你……好在他用了化名……”

  “用化名也没用,曦儿、小河、雯雯、小珂、霜、凝……有一个算一个,都知道龙傲天的名头,黑妞他们一帮孩子也听说过……大意了,我看这孩子回来就得社死……唉,我堂堂心魔,生出来一个孩子叫Y魔……那个悬赏后头还成群结队,五尺Y魔还有个狐朋狗友叫四尺Y魔,神经病,人家一个小和尚, 特么缺不缺德……”

  檀儿憋着笑,神色变幻间又忍不住打了宁毅两下,她这些年来掌家做事、沉稳端庄,即便在宁毅跟前,也少有这样忍不住打打闹闹的时候,但随即又皱起眉来。

  “那怎么办啊……小忌这孩子,你说他怎么闹成这样……应该是误会吧……”

  “谁知道呢?钱老八他们还没回来,来龙去脉闹不清楚。但是人心鬼蜮江湖险恶,也说不定不是误会,被于潇儿那个贱人玩弄之后,他痛定思痛,决定报复整个天下的女人,出门之后,通过不懈的努力,闯下了偌大的名声……你看,还收了个小弟,一定是特别仰慕他……”

  “才怪呢。要真是这样,八爷他们就不至于寄回来这几张没头没尾的纸了。这事情不小,小婵可怎么办啊……”

  “有什么怎么办的,年轻人,出门在外三千里,闹个笑话比被人弄死了要好。”

  夜色里月明星稀,被灯火簇拥的城墙上夜风习习,两人散步的过程里,檀儿又将那新闻纸看了几遍。随后再看身边的丈夫:“你看起来倒是挺高兴的。”

  宁毅微微笑了笑:“天地辽阔,精彩纷呈,他年纪轻轻,走了三千里,去看了父母的老家,弄出这么个名声,一准也经历了很多鸡飞狗跳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他去看到的江宁,是什么样子的了?苏家大院、咱们的点东西还在不在……另外听说这次在江宁,陈凡过去,跟林恶禅讨债,两边打了一架。巅峰对决啊,恨不能亲至现场,手刃此獠。”

  他心情开朗,檀儿也笑了笑:“我看宁老爷你就别去添乱了。你跟陈凡联手,咱们就败了。”

  “什么叫跟陈凡联手,他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我肯定是带了左右跟班去……”

  “这跟班一个姓陆一个姓刘吧?”

  “嗯,让她们打打下手,砍死那个死胖子。”

  他如此说着,望向城外:“唉,这是年轻人才能有的风光了,不像我们现在,天天开会天天开会,要不然就是一群这样那样的人过来说情,苦口婆心的,要你收回成命,一个个说得又不够精彩,比起左端佑来差远了。我看啊,这帮大儒一代不如一代……”

  在最亲近的几个家人面前,他这等“久在樊笼,不得自由”的感叹倒也不是第一次了,苏檀儿被他的话语勾起思绪,望着城外也回忆了片刻江宁的景色,随后偏了偏头,道:“张村那边也是人心浮动,军方的、各部门的,一些夫人太太轮番上门,套些交情,然后问起这次土改的事情,我看啊,都能想到,要是把地收回国家,接下来她们的利益有多大,而且,搞和平赎买,咱们要出多少钱才能把这些地买完,这中间能动的手脚,能占的便宜,也不是一分两分,包括在这中间的议价环节,也不会顺利的。”

  她顿了顿,随后笑:“当然,也有些姐妹比较狠,问为什么不推动一次江南那样的杀地主,然后我们再来拨乱反正,我记得你以前提过这种办法。”

  “大会在整体上倾向于用和平的方式推进这件事。”宁毅偏着头低声说道,“从本质上来说,这是因为平等的提法并没有成为华夏军精神上的主轴,在过去这个顺序首先是跟复仇和抗金对应的华夏两个字,然后是格物对应的发展,接下来才是民生民权民智以及对应的平等,但老实说,能不能真正的平等,很多人是犯嘀咕的,甚至于包括我在内,我的信心不足。”

  檀儿扭头看着他,随后勾了勾他的手指:“这个……我觉得慢慢来也可以的……”

  “嗯。”宁毅意思并不明确地点点头,“我们只挨了十多年的打,很多人相信过去的老办法是很好的,包括今天的成都,大家看见它发展的繁荣,不愿意再多做折腾了,发动华夏军从底层去推动一场失控的均地活动,我们暂时已经没有这个选项。如果我强行这样做,华夏军可能会内部解体。”

  苏檀儿点了点头:“你过去说起来的时候,我觉得你更想用这种办法。我也不是很明白,但你要做,我都会支持。”

  “我是有一些奇怪的执念。”宁毅笑,“但是事情总会在运动中变化,就华夏军的情况来说,推行这种事情,最方便是在杀出凉山的时候,直接煽动整个成都平原打土豪分田地,而在我们这边也有了十多二十万的基本盘,可以在整片地方循序渐进地收拾残局,简而言之,也就是复制今天江南的状况,唯一不同的是,我们保证了内部的纯洁性,可以一步一步的消化别人,而何文那边,内部的纯洁性堪忧……”

  他拉着妻子的手,转身前行。

  “……但是这样一来呢,统一成都平原的过程会大规模延长,这边地主大族的抵抗会加剧。而且接下来我们的工作重心基本只能放在整肃和引导农民运动上,格物的发展会滞后……而在当时重要的考虑有两点……”

  “第一,是在眼下的社会层面,对于格物发展后的繁荣,大家终究是可以理解的,但对于平等的思考和渴望,并没有那么普遍,也没有思想层面的理性积累……而第二点考虑是,如果格物学的发展没有形成规模,没有找到切实的、长期发展的可能性,那么对民众的启蒙很可能是一场空谈,儒家在孔子时期其实是激进的豪迈的,他想要用几代人的努力来让天下大同,后来的人发现做不到,所以把民可使知之,变成了不可,使由之,其实如果没有物质大发展的可能,这其实是非常科学的一种处理办法。”

  “无论如何,我们这边,总之也是做出了选择……”

  夜色之中,宁毅的话语平静,更像是私下无人时所作的自我反省与总结,苏檀儿静静地听着,这是在张村之中偶尔也会出现的景象。宁毅习惯在亲近的几个人面前整理自己的思维,檀儿能够听懂一些,但大部分的时候,她并不像西瓜一样热衷参与讨论。

  此时也是一般,她握了握宁毅的手:“这样说,有把握?”

  “啊,可以做了。”

  宁毅望向成都。

  工业革命的可能性已经开始萌芽生根。

  有这个成果打底,还有什么不能去尝试的?

  微凉的夜风中,夫妻俩携手前行,随后又聊了一些琐碎的家事,檀儿说起几个孩子的功课,之后又谈了谈宁忌的问题。

  他们从城墙上下去,上了马车,马车渐渐驶入林荫遮蔽的街道,穿行向前,原本看风景的人,也渐渐化作旁人眼中的风景。

  这是土地改革已进入倒计时的成都夜晚。

  从座位上起身,“瀛洲”的饭局也到了尾声了,一群人呼呼喝喝地从楼上下去,林丘搂着陈姓头领的肩膀。

  “陈哥,真的,不要轻举妄动,这次的事情,老大盯着的,跟老大作对的,那可没什么好下场,当年在狮岭,完颜宗翰、高庆裔在他面前被骂得跟孙子一样,儿子被杀了还要说谢谢,我可在场。弟弟救你一命、救你一命……”

  他一面走,一面拍对方的胸口:“但是地,收回来总是要放出去的,怎么分,有弟弟帮伱盯着,你怕没有好处吗?我怕你到时候没钱……所以啊,陈哥,这里发展都靠你们,现在上头的策略,拉动内需,什么是内需?你们把外头的人多多地接进来,进来以后,他们要住房子,他们要娶老婆,他们要读书,要吃喝拉撒,他们就是内需了嘛。要多招人,多招人,人多力量大、人多消费足,这都是老大说的道理,老大什么时候错过?你说老大什么时候错过……”

  陈姓的商人笑着附和,林丘这边问了两遍,没有得到回答,朝旁边挥挥手:“老谭,老谭,你来说,老大什么时候错过?”

  “……啊?”名叫老谭的胖子眨着眼睛。

  “你说,老大什么时候错过?你说啊……”

  “老大没错!”被搂着的陈姓商人连忙解围,“老大怎么可能错呢,对吧。但是林处啊,现在外头的人,那是越来越难往里接了,你们政策那么多,福利也高,还得安排孩子上学,还有体检住宿这些,咱们投入也大啊……”

  “什么投入大,你们在我面前哭穷,那是花你们的钱吗?白纸黑字,人家钱是借你们的,要打工还的,那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们借得越多,那不是要多做事吗?帮你们多做事,你们就多赚钱,你看,他们借得多,那就花得多,然后也做得做,大家好处都多,这不是三赢吗?这是人权!”他扭头望向众人,“这是人权你们懂不懂?”

  众人乱糟糟的回话。

  林丘摆手:“人权是个好东西,要不是讲人权,国家为什么要收地?国家不收地,将来有你们什么好处?啊?要是没有人权,他们凭什么要借你们那么多钱?不借你们那么多钱,人干嘛要努力工作还债?你们啊,白眼狼,不懂老大的苦心孤诣……眼光要放长远一点,长远,风物长宜放眼量!懂不懂?”

  酒气熏天。

  “……所以啊,多招人,多找人多做事多赚钱,赚钱了再招人。什么人不好招,别特么糊弄我,外头在干嘛,那都在打仗呢,刘光世打邹旭,公平党内讧,吴启梅铁彦就快死了,东南小朝廷呜呼哀哉。老陈,老谭,那是人呆的地方吗?不是,乱世里的人都是牲口,谁不想来咱们这里。老谭你说,谁不想来咱们这里?”

  “——都想。”老谭连忙回答。

  “没错。都想来咱们这里,那还有什么不好招人的?都别给我叫苦叫累,华夏军的人从不叫苦叫累,华夏军吃苦耐劳,加班加点……对了老谭老陈,上次给你们拉那么多订单,你们拖拖拉拉的怎么回事,姓龙的昨天都跟我说了,你们做快点,别让我丢面子……我看,就你们特别不吃苦耐劳……”

  离别的场景鸡飞狗跳,待林丘磨磨蹭蹭的到了院子里,一旁便有人提了个紫檀木雕花的食盒过来,那老陈道:“一顿饭光顾着跟林处聊天,你也没吃几口东西,这不,让厨子做了饭菜,都是你喜欢的豆腐,老谭,来,这样,咱们给林处送回去。”

  此时马车也已经驶了进来,林丘手一摆:“送什么送,家离这不远,吃的给我,我走回去,锻炼一下。”

  “林处这喝了酒……”

  “哪里喝了酒,就没喝几口,行了,盒子给我,不要叽叽歪歪……这几步路。”

  他说着,伸手用力在脑袋上拍了几下,随后便去抢那盒子,盒子入手,倒还挺沉,但他随即面不改色地上下动了动:“正好,还挺称手,行,不用送了!”

  拿出官场上的霸气来,一群人没能留得住他,过得片刻,他提着盒子出了“瀛洲”的侧门,沿着林荫的街道缓缓前行,酒的影响令他感到晕乎乎的,眼中倒是褪去了浮夸的威严,变得平静起来。

  几个月的酒场,身体变差了,意识到这一点,他用左右手轮换着将食盒提上放下,权做锻炼。身旁的道路上有行人走过,叮叮当当的车马带着橘黄色的灯笼驶过身边,太平盛世的夜景,他想起过去在秘书处工作室的情景,那时候和登很小,宁毅自律甚严,每天早上起身打拳,众人也都跟着锻炼,到如今,身体尚未走形,但肉明显变得松弛了一些。

  土地改革将要开始,无数的蚂蚁闻风而动,但他倒是不想让身边的人死在这波风潮里,许多的脏事还是让他们去做,如果在买卖土地上赚到钱,谁还去压榨那些外来的卖身工人?

  最近的饭局,倒是变成救人的好事了。

  走到离家不远的小河边,夜风的吹拂令得脑袋渐渐的清醒,他便站在那儿,吹了片刻的风,视野的另一端,以前共事过的徐少元带着另一名年轻军人走了过来。

  “林处,怎么在这里思考人生?一身酒味。”

  “徐公,你们这是散步呢?”

  “刚刚开完会回来。”徐少元被称作“徐公”倒不是什么正经称为,乃是他长得高大帅气,经常被人调侃“吾与城北徐公孰美”后得到的外号,此时指了指身边的年轻人:“工作组的方诚,方圆的方,诚恳的诚。方诚,林丘,就是跟你说过,有幸跟着宁先生在狮岭给完颜宗翰下马威的那个,他现在在商业部工作,因为是处男,一般叫他林处。”

  “得,不知道谁是处男。雍锦柔成亲我去过。”

  林丘面不改色的回敬对方,笑着与方诚握手后,又指了指徐少元:“他,有宁先生的出谋划策,仍旧追不上自己喜欢的女人,宁先生甚至根据他发明了一个成语,叫十动然拒。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就他。”

  “啊,我们组长……”名叫方诚的年轻人一时间兴趣盎然。

  徐少元一巴掌将他拍向后方:“少跟这家伙聊些有的没的,你也想当处男?”

  林丘露出胜利的微笑,随后道:“行了,不膈应你。吃不吃东西?我这里有豆腐。”

  “林处很朴素嘛,行啊。”

  徐少元笑着,两人走向一旁河边的青石凳,回头唤方诚时,这年轻人倒表示不吃了,留在那边等着。打开食盒,分作三层的盒子里果然是以豆腐为主的几叠菜肴,筷子倒只有一双,林丘将两根筷子从中折断,两人坐在那儿,便尝了一下菜肴的味道。徐少元挺喜欢,林丘倒是腻了。

  吃了几口,林丘道:“说起来,我比较喜欢吃和登家属院外头的那家陈记豆腐,豆干炒肉你记得吗?他们家的肉特别多。”

  “那你到底是喜欢吃肉,还是喜欢吃豆腐啊?”

  “不知道啊……”

  “而且陈记那边的肉根本就不多好吧,每次都是一点点。你看,他家一碗菜的肉,还不如你这块酿豆腐里酿得多……唔,好吃,这家厨子有一套啊。”

  “好吃你就多吃点。”

  “那还用说,看你有点积食,你别吃了,剩下全我的。”

  凉爽的夜风下,河边的石凳上,徐少元狼吞虎咽,林丘倒是笑了起来:“徐公注意点形象,搞得跟饿死鬼投胎一样,人家看见还以为华夏军缺伙食了。”

  “我都十动然拒了还要什么形象?倒是你,受重用又升了职,今年……五月的时候不是听说你跟一个姑娘提了亲?额……左家留在这里的一个女的,叫左静是吧?漂亮又优秀,七月里,你又把亲给退了。人家人如其名,很冷静,没有揍你,但你怎么回事?是真想保留林处这个头衔呢?还是乱花渐欲迷人眼,有其他对象了?”

  徐少元说起这事,林丘目光平静地望着前方,沉默了片刻,方才压低声音,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是……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

  徐少元将酿豆腐往嘴里塞:“什么?”

  林丘声音更低,一字一顿:徐少元靠过来,听到他说道:“……还是男人好。”

  徐少元愣了愣,欣然附和:“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可惜你太丑了……”

  “你有点矮……”

  宁毅身边出来的人从不畏惧任何没格调的玩笑,两人相互恶心,随后都没好气地笑起来。如此过得一阵,徐少元吃完了所有的食物,打了个饱嗝,他将筷子在盒子上敲了敲。

  “华夏军进成都以后,摊子大了,各有各的去处,有些时候,相互见不到,也不知道你在忙些什么,但是哥哥有句话,要教育一下你。”

  “哥,你说。”

  “豆腐虽然好吃,你特么也不能一盒子全弄豆腐啊,你看你,吃了积食,今天没有我,你就浪费了,所以人啊,做什么开心的事情,都要节制,没有章法,是要出问题的。”

  他说着,将筷子仍旧食盒里。

  林丘笑着:“懂,还是徐公爱护我。”

  “徐公不爱你,徐公的心已经碎了。”

  两人坐在那儿,看着天上的月亮,过了一会儿,徐少元起身,林丘便也起身,道:“土改什么时候开始,你们要启程了吧?”

  “前期的舆论宣传已经在做了,我们刚刚开完最后一个会,明天早上,全体动身。”徐少元指了指天空,“土改倒计时……”

  他顿了顿。

  “……五个时辰。”

  “保重。”

  林丘敬礼。

  徐少元便也敬了一个礼,他随后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笑。

  “有朝一日,革命成功,与诸君痛饮。”

  这是华夏军中不少人从宁毅那边学来的话,他们有的懂它的意思,也有的不懂,但无论如何,这都是最郑重的约定。

  ……

  星月流淌。过得一阵,徐少元与方诚离开了夜风轻抚的河边。

  林丘提着紫檀木的食盒返回自己居住的院落,他将盒子里的碗碟收拾起来,劈开木盒,将夹层中铺垫的金条扔进了财物杂乱的库房当中。用热毛巾醒酒之后,又在院子里静静地坐了好一阵。

  到临睡前,方才记起应该锻炼一下身体,打了自己一巴掌。

  过了不久,土地改革开始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赘婿,赘婿最新章节,赘婿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