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还欢声笑语,一片轻松的帅台,一下子又空气凝固住了,刘裕的这句话唤起了所有人心底深处的担心,是啊,慕容镇这个主将的动向,才是最大的问题,甚至在刚才悦部青甲骑兵出西门时,刘裕就几次问及慕容镇的去向,以至于当慕容镇突然从缺口杀出时,所有人的脑袋都“嗡”得一下,瞬间空白。

  而这回,那一个时辰前熟悉而可怕的感觉,再次回来,胡藩的眉头紧锁,说道:“大帅,你是担心慕容镇会从城门那里杀出来吗?”

  刘裕点了点头:“综合刚才的情报来看,敌军从缺口突出,直扑檀韶的后军,虽然打了我们一个转向不及,没有大车掩护的空当,但是我军毕竟作出了应对,靠着骑兵反击,空心方阵,还是勉强挡住了敌军这一波冲击,而且,慕容镇始终没有出现,他是用勇将慕容平冲锋,这点已经证实了。”

  刘穆之突然说道:“慕容镇会不会从缺口那里继续带兵,发起第二波的冲击呢?第一轮冲击虽然没有直接冲到檀韶的帅旗之下,但是我军一线步兵损失惨重,骑兵更是几乎全灭,二线方阵也只是勉强守住,如果加大兵力突击,那我们的二线方阵,有崩溃的风险,如果二线方阵再有失,那真的就直冲帅旗之下啦。”

  刘裕摇了摇头:“铁骑突击,讲究的是攻其不备,如果慕容镇是按你的这个打法,那他会紧跟在慕容平的第一波攻击队之后,梯次进攻。不会给我军喘息的机会,就算慕容平陷进了空心方阵中,这时候慕容镇如果以三千以上的铁骑继续紧跟着攻击,那我们的阵型,也是挡不住的。他当时没有攻,就意味着他不会从这个方向突击。我担心的是…………”

  说到这里,他的眉头一皱,看向了那个斥候,说道:“现在城门一线防守的,还是沈林子所部吗?”

  那斥候连忙回道:“正是沈将军在防守,不过,刚才为了守住侧翼,韶帅有令,急调沈将军所部的七十辆大车,两千精兵去侧翼防守,还有,一大半的八石奔牛弩,也已经调向了侧翼方向,刚才…………”

  刘裕咬了咬牙:“那敌军城门一带有什么动向?”

  斥候的额头开始冒汗:“仍然是烟尘漫天,看不到什么,时不时有小股青甲俱装甲骑出没,但并没有对沈将军所部发起全面冲锋。”

  刘裕叹了口气,说道:“传令,让刘敬宣所部所有骑兵,火速去西城支援,准备收拾残局,还有,攻击城门的援军也停止进发,随刘敬宣所部一起,支援西城。”

  王妙音的脸色一变:“大帅,你这是料定西城要兵败了?”

  刘裕点了点头,面色凝重:“刚才的突击侧翼我军的军阵,一定是慕容镇的谋划,先打我军的后阵,逼迫我军主力集中在那里,再突侧翼,调动我军抽出城门方向的兵力去防守,现在才是他真正要攻击的时候,只怕…………”

  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飞速而来,两个浑身上下尽是汗水,甚至中了两箭在身上的斥候,飞快地奔来,到了台下时,滚鞍落马,声音都带着哭腔:“启禀大帅,燕军,燕军甲骑突然从西城城门方向大量杀出,直扑沈林子将军所部,沈将军虽然全力抵抗,但寡不敌众,阵线已经被突破!”

  这一下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两个军吏手中的毛笔,“叭嗒”一声,直接落到了面前的纸上,写满漂亮小字的宣纸纸面,顿时就炸开了一朵黑色的墨花,而所有人心中的阴影面积,就象极了这落纸而散的墨花,迅速地扩大。

  刘穆之直接从案后站了起来,满头大汗,沉声道:“檀韶如何应对,有没有紧急调兵反击阻止?突阵敌将何人?”

  另一个斥候咬着牙,说道:“是北海王慕容镇亲自率兵突击,燕军如蓝潮一般席卷战场,乌拉之声震天动地,不止如此,缺口方向和侧翼方向,所有的燕骑都同时大举突击,我军全面陷入苦战,各部之间的联系,已经被切断,各军,各军已经陷入分割包围,各自为战的境地!”

  王妙音咬着嘴唇,喃喃道:“难道,难道真的要崩溃了吗?檀韶,檀韶,你在做什么?”

  前一个斥候抹了抹额上的汗水,说道:“檀将军已经下令,各部不许救援,不许撤离,坚守自己的阵地,一步不退地与敌军战斗,非是敌骑杀到近前三十步,看清敌骑时,不得放箭!”

  刘裕点了点头,神色依然严肃:“这是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了,敌骑突入我阵,分隔我军各道防线,如果贸然行动或者是奔跑,烟尘之中不辨敌我,极有可能自相残杀,在我军阵中胡乱放箭,也是极易伤到我军,这种时候队自为战,坚守阵地,虽然不可能取胜,但是可以最大程度地拖延时间。给王仲德和刘敬宣火速传令,要他们加紧加快,骑兵先行,不必等步兵,到了战场就多布旗鼓,大声呐喊,增强我西城将士的军心士气,但不要急着交手战斗!”

  丁午瞪大了眼睛:“寄奴哥,救兵如救火啊,都给人家突阵蹂之了,去了还不救?”

  刘裕摇了摇头:“敌军骑兵高速行动,借着烟尘的掩护四处穿插,我军骑兵贸然而至,根本无法让西城的兄弟辩识敌我,乱战之下,只会自相残杀,只有先到战场大声吆喝,让我军知道援军到达,军心安稳,才能见机行事,俱装甲骑的突击,最可怕的不是他们本身的冲击力,而是这种借着烟尘在战场上来回冲突的威力,三五百人就可以打出千军万马的效果,只有让他们停下来,降低速度,才有机会稳住阵脚,再行反击!”

  说到这里,刘裕顿了顿,沉声道:“南城这里的兵马,同时鼓角大作,城门方向,还有那鬼墙方向,给我全力进攻,鸣千鼓,冲城!”

  7017k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东晋北府一丘八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