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伐手段最先降临的,是天上那些带着杀机的雨水。

  这些无根之水、黄泉落魂水,同时压制香火愿力与托天大魔神神通,如针芒刺身,遍体疼痛。

  龙首雨神计蒙目光冷血无情,冷笑看着陷入天地风雨绞杀的托天大魔神。

  而紧跟风雨杀来的是人面三身神祭出的法宝。

  人面三身身六足六手,六只手臂打出六道神光,那是元神法宝的神光,六件法宝带着庞大宝光,轰隆隆飞砸向托天大魔神。

  这六件法宝全是金光闪闪的金刚琢。

  金刚琢遇风大涨,带着风驰电掣的轰鸣声,如六座山峰飞砸向托天大魔神,想要套住托天大魔神的雄壮身躯,封禁其一身修为。

  “哈哈!今日就让我们一起瓜分了元磁圣光仙缘!”

  十六人面神的十六张嘴同时大笑,自负满满,仿佛已经吃定托天大魔神,他与力大无穷的兽身人面神从地面一起合杀向托天大魔神。

  桀!

  孔雀神鸟与浑身燃烧熊熊火焰,就像是朱雀火鸟的鸟身人面神,一起从天上围杀向托天大魔神。

  此时,天上地下,风雨雷电,邪神野神,共同打压孤身而战的托天大魔神,就像是来自天地共同打压一尊魔神,那尊矗立在风雨飘打中的魔神像是被整个天地孤立。早早躲到远处的围观者们看到这画面,竟不由自主心生出一种大道孤行的悲壮感。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看着那个孤身而战背影时为何会心生如此复杂心情?

  或许,

  是因为他们有亲朋好友死在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萨手里,

  又或许是因为人心善念让他们有同理心,不忿这么多高手围攻一个后起之秀年轻人,

  又或许只是从自身利益出发,不想看到魔高道一丈,画尸窟的势力平衡被打破,被一家独大……

  带着诸多异象的三头六臂托天大魔神,冷眼看着风雨围杀,下一瞬息,他一只托天手掌祭出一张黄符。

  黄符灵性大耀,在风雨倾盆中犹如太阳般闪耀刺眼,赫然是九次敕封的二郎真君敕水符。

  “别说你只是一尊元神观想,哪怕今日真来雨神计蒙又如何,我有司水之神的二郎神君大帝,也敢与你斗一斗!”

  托天大魔神竟然言出法随,刹那,雨水停止,天上的风雨在二郎真君敕水符下,居然倒行,下落变上升,哪里来回哪里去,不再围杀托天大魔神。

  龙首雨神计蒙面色一变。

  恰好此时六件金刚琢如六座山峰轰鸣撞来,但接下来的一幕,令这些围攻高手们的眼瞳集体一颤。

  托天大魔神仰头长啸一声,一只托天手掌祭出落宝金钱,连连打出六道落宝神光,直接抹掉法宝上的元神神念。而失去元神控制的金刚琢一下变回原本大小,掉落地面。

  “怎么可能!”人面三身神心疼惊呼,脸上表情不敢置信。

  “有什么不可能的!有来有往,我也赠你一份大礼!”轰隆,一座雷山从天而降,拍向失神惊骇中的人面三身神。

  这次并非是元神御物,而是道术里的赠术!

  修为到了这种境界,神觉敏锐,对危险都有提前感知,失神中的人面三身神被心头警兆拉回神,他正想闪避,哪知压迫到命宫的印堂黑气,偏偏在这个时候发作,太岁黑气爆发,元神念头出现迟滞,为他带来血光之灾。

  太岁如王,众煞之主。

  轰隆!

  人面三身神最终没有躲过震坛木,被雷山拍碎,当场炼化成青烟,灰飞烟灭。

  托天大魔神抬手一招,雷山重新化作震坛木,收回掌心,在人面三身神原来位置留下一个焦土大深坑。

  场中形势接连反转,原本陷入围攻劣势的托天大魔神,不仅越战越勇,还连续反杀数人,剩下的人全都面色一沉。

  只有天上的孔雀神鸟平静看着地面战斗,如般若智慧宁静佛,不为眼前场景所动。

  她并未主动提醒晋安拥有能落人法宝的本领,如果提前提醒,人面三身神也不会陨落得这么快。

  这次围攻本就是临时联手,双方都是各怀鬼胎,一方想通吃,而一方则不想给人当踏脚石,故意出工不出力。

  “你在找死吗!”十六人面神大怒,身上十六张人面愤怒扭曲,短短片刻让自己这方陨落了三人,想不到只是伏击一个新晋第三境界的小后辈,己方这么多人手还是连续折损高手,他不再保留,十六口喷吐出十六枚符文神光,烙印在身上。

  这十六枚符文如仙符,每烙印一次,便会冲荡出一股恐怖潮汐,当叠加十六次恐怖潮汐后,他脚下地面向下爆裂十六次,似是神道沉重,就连大地都在他脚下颤栗十六次。

  “都给我动手,别再保留!今日一定要留下他!”

  轰隆!十六人面神一步踏出,打头阵的率先攻杀向托天大魔神,龙首雨神计蒙、孔雀神鸟、兽身人面神、鸟身人面神,收起各自元神法宝后紧跟其后杀来。

  托天大魔神无惧围杀,如汪洋磐石,逆流而上,带着诸般异象,战意沸腾的迎战上去。

  这一刻的他,迎战三尊三境中期、二尊三境初期,气势非但没有落于下风,反而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异象推演得愈发激烈,六臂齐出,轰出神道拳意、雷神拳意。

  刹那,神道气息冲霄,争霸阴间,宛如天庭凌霄宝殿与雷部同时照进阴间,五雷大帝、六丁阴神六甲阳神、五福大帝、二郎神君大帝、雷部雷神齐出,引动九天雷霆,惊天动地镇压阴间邪神野神。

  轰隆!

  璀璨神光爆发,冲破了云层,击散风雨,甚至冲出兵解尸解世界,这一刻,分散各个小世界的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动,开始有一道道魂光朝着这边极速飞来。

  “好恐怖的神道力量外溢!这已不是几尊三境中期围攻一个三境初期后辈了!这,这已是三境中期的斗法,想不到他竟然也登临到了第三境界中期!”

  “是因为荀学士那张出自特殊人物的紫气腾飞笔迹吗?”

  人们瞠目结舌看着群山分崩瓦解,引发整个兵解尸解世界剧烈震荡的神光爆炸。

  “不止这么简单,除了那张特殊笔迹外,应该还有那张六丁六甲符请来的神道相助!”有人对道门颇有了解,拧眉凝重说道。

  “想不到此人不仅神通、天赋卓绝,道佛双修,让人难忘项背!就连法宝、灵符也都是多如牛毛!这么丰厚的底蕴,想破头皮也只有天下道教圣地的玉京金阙才能有如此大手笔栽培弟子,如果他不是来自京城玉京金阙,老夫我就把这个兵解尸解世界给吃了!”

  ……

  兵解尸解世界。

  托天大魔神甫一与十六人面神近身搏杀,便察觉到情况不对,他身体沉重,像是受到禁制压制,神魂沉重十六倍。

  此时的十六人面神十六双目光带给人极大惊悚邪异感,好似多看一眼,就会让元神陷入禁锢。

  可这种不适感只是瞬息便被紫气东升异象破除。

  如今托天大魔神命格贵到奉天承运,无惧妖魔邪祟欺压拘拿,他六臂齐出,持着红葫芦的拳印、持着落宝金钱的拳印轰向孔雀神鸟的五色神光,持着震坛木的拳印、持着雷火法袍的拳印轰向十六人面神,持着二郎真君敕水符的拳印、持着诸多灵符的拳印轰向龙首雨神计蒙,持着《天魔圣功》七门神通的拳印各轰向鸟首人面神与兽身人面神。

  他法宝多如雨,凭借着数件十万阴德法宝护道,又由圣胎加持,竟与三尊三境中期高手搏杀了个不分上下。

  在宏大无边的神道拳意与雷神拳意下,最先扛不住的是几人里修为最弱的兽身人面神。

  咚!

  本应是力大无穷的兽身人面身,竟在正面力量方面敌不过托天大魔神,双臂被震开,被宏大拳意击中胸口,震散身上神光,露出骇然目光。

  心魔劫!

  千心劫!

  双双镇压!

  就连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萨都能短暂失神的精神攻击,伤势在身的兽身人面神哪能抵挡得住,目光出现痛苦挣扎。

  恰在这时,印堂处的太岁煞气爆发,血光之灾降临,人突然站在原地不动,随后被托天大魔神的神道拳意打爆元神,身死道消阴间。

  只要被太岁弓箭符射中,都会命犯太岁,身陷不详,最终结局都是难逃一死。

  被太岁弓箭符射中的元神里,仅剩下浑身火焰腾腾的鸟身人面神还幸存着,他表情出现惊惧忌惮,畏惧死亡是人的本性,他出手开始出现迟疑,而正是这迟疑令他出现道心不稳。

  第九变!

  摄魂术!

  托天大魔神右边那颗银质头颅,突然转头看向鸟身人面神,眸光冷漠,充斥凛冽杀意。

  本就处于惊魂,道心不稳的鸟身人面神,面对托天大魔神冷不丁突然看来,心头猛的一跳,三魂七魄险些吓得惊飞走。

  他刚想重新稳住心神,抱圆守一,偏偏在这种关键时候,他印堂上的太岁煞气发作,爆发黑煞死气直压眉心命宫,念头一个迟滞间,已被能做到一心十用的托天大魔神准确算中时机,二郎真君敕水符敕令天上那些无根雨水、黄泉落魂雨水,汇聚如天河,把他淹没。

  本应是用来对托天大魔神的雨水,结果反被利用杀同伴,龙首雨神计蒙怒火中烧:“与我斗法你还敢分神,我看你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龙首雨神计蒙怒喝,神念催动下,漫天雨水化作符文水滴,每一滴水滴内都有雷符闪动,全都摆脱二郎真君敕水符的敕令控制,如无情雨雷,狂风暴雨骤打向托天大魔神。

  不愧是三境中期!

  晋安手里的二郎真君敕水符才只是九次敕封,还未达到十万阴德级别法宝,影响范围有限,被龙首雨神计蒙重新夺走雨水控制。

  这时鸟身人面神也奄奄一息的坠落向地面,一身魂火被无根雨水、黄泉雨水浇灭,魂光虚弱到了极点,还没从摄魂术中恢复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太岁煞气起了作用,鸟身人面神坠落地点,刚好斜斜砸落在托天大魔神身边,直接被托天大魔神的头顶、双肩三把如大日阳火点燃,焚得一干二净。

  一人战八大高手,横纵杀伐之间,连斩五尊三境初期高手,托天大魔神太强势了,仿佛真的有一尊魔神杀入阴间,大杀四方,一战成神。

  “这种像是吹气起来的不入流第三境界高手,我在昆仑山死亡峡谷曾击毙过同样的天竺人,对方自称是天竺最年轻的第三境界,实际是靠着仙骨遗骸强行拔苗助长上来的境界,真斗法起来完全不入流…所以,你们是在死亡谷得到过仙骨遗骸的天师府?”托天大魔神目光森冷。

  没人回答,也无需回答,除非亲口承认或被人当面抓住把柄,这种小事无需解释。

  因为龙首雨神计蒙的雷雨符文大阵这个时候已经降临,漫天都是雷符爆炸,炽热雷光撕碎周围山林,雷神滚滚,雨水茫茫无尽,笼罩天地十方,同时也掩盖掉了托天大魔神声音,外界没人听到托天大魔神说了什么。

  雷雨符文大阵中,托天大魔神身影矗立不动,一声桀骜又威严的声音,如神魔之音从炽热雷光中传出:“在我面前玩雷,你们都是小道!”

  托天大魔神祭出圣血劫的雷符,竟然把虚空雷电都吸摄入雷符,此刻吸满了雷电力量的雷符晶莹闪烁,看似一枚小小雷符,搬动间却如雷山般发出沉重轰鸣,传荡出令人心悸的恐怖雷霆涟漪。

  “送还给你!”

  又是一次赠术!

  龙首雨神计蒙面色微变,想要避让,却发现雷符根本躲不掉,最后他咬牙祭出一件小青铜塔法宝护身,轰!

  原地爆炸起一道粗大惊人的雷柱,直冲天霄,就连十六人面神与孔雀神鸟都选择了暂避锋芒。

  当雷光柱消失,就见原地多出一个范围极广的焦土深坑,龙首雨神计蒙魂体多处开裂,原本用来的护身的小青铜塔被打落在地,并未起到防护作用。

  这龙首雨神计蒙的确有些门道,受伤的他,在雨水下,元神伤势居然在一点点恢复,看这速度,过不了多久就能痊愈。

  “孔雀明王,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们!他还有多少神通、法宝没有使出来!”龙首雨神计蒙阴沉看向飞在天上的孔雀神鸟。

  孔雀神鸟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振翅离开,头也不回的飞走。

  看着孔雀神鸟背叛离开,十六人面神与龙首雨神计蒙都是面色阴沉如水,本来占据人数优势的他们,一下只剩两人。

  托天大魔神这时冷笑:“不过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十六人面神与龙首雨神计蒙暂时放弃孔雀神鸟,眸光森寒看向托天大魔神:“孔雀明王的帐自会跟她算,但今日杀你,足矣!”

  7017k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秀色江山,秀色江山最新章节,秀色江山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